主页 > www.151233.com >
图说传销④谁的不归路:打死父亲、砍死上线被围殴致死
发布日期:2019-06-20 22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4年5月,天津,伍刚的姐姐到出事的水坑边查看,拿着弟弟的照片,她泪流满面。

  2014年4月,21岁的青年伍刚被女网友骗至静海一个传销组织,失去了自由后,伍刚被传销组织成员不断要挟和虐待。几天后,伍刚和伙伴在回传销窝点的途中借机逃跑,在被追赶的恐惧下,他试图过河逃避,却不幸溺亡。

  2010年8月,陕西西安,骗双亲传销,将父亲殴打丧命的刘斌等七人传销案在法院开审。www.53699b.com。坐在旁听席的刘斌的母亲张立平开庭前就已泣不成声。

  2009年12月,张立平的儿子(被告人刘斌),将她和丈夫刘福全骗入传销组织。当时张立平以身体不好为由,并谎称自己已接受传销理念,在儿子刘斌的陪同下返回山西老家,而留在传销窝点的丈夫刘全福因执意拒绝参与传销活动,并强烈要求离开传销窝点,被传销组织成员殴打致死。

  2015年6月,陕西西安,熊女士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抢救,她的儿子趴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外向里张望。

  48岁的熊女士为了救儿子逃出传销组织,在传销组织里听了7天课,在跟儿子一起逃跑时遭到阻拦突发脑溢血。

  2012年7月,被告人张某加入合肥一个传销组织,因发展“下线”不顺利,退出传销组织又遭到“上线”拒绝。面对窘迫的困境,张某服药自杀未果后,他愤怒的将自己的“上线”砍死在屋内。

  新安晚报、安徽网、大皖客户端讯 刚刚毕业的河北小伙杨明,被骗至合肥传销窝点,因拒绝加入传销组织,被多人拘禁,并殴打致死。今年5月16日,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。记者获悉,该案已于日前宣判。

  2013年7月10日,孙延宇的母亲在涉事出租屋里一遍遍哭诉:“就算是绑票,你也开个价,我倾家荡产也会给你,不用这么丧尽天良,哪怕把我儿子弄残疾了,我也至少还有个儿子啊”。

  机构方面今天以主让0.25高水开出,这个初盘倒是比较合理,不过后市退为平手主队低水指数,机构已经对于主队取胜明显失去信心,欧指方面负赔下调的幅度比较大,平局依然高位,也是看好客队今天能有所作为。皇家社会的积分基本无欲无求,近期表现也是比较一般,加上今天伤病严重,反观黄色潜水艇目前战意满满,欧罗巴出局后可以专心联赛保级,从机构走势来看,今天拿到3分应该是合理的结果。

  2013年7月,24岁的海归大学生孙延宇通过网络求职,找到东莞一份号称月薪四五千的“工作”。到东莞后他发现这是一个传销组织。因为拒绝加入,孙延宇被传销人员摁在水盆里,随后遭群殴,被勒断舌骨,踢爆脊柱,直至死亡。

  对我来讲看配图就足够有意思了,至于密密麻麻的“天书”写的是什么,Who cares?

  2014年1月,广西南宁,一名陕西妇女带着8岁的儿子来南宁参加传销组织。刚上二年级的孩子因此中断学业。

  2014年9月,三个有亲戚关系的云南女孩在北京失踪,手机关机。几个女孩到北京后多次编造理由向家里要钱,一家人根据各种线索推测,几个女孩被骗入了传销组织。

  2015年3月,成都,任女士对女儿晓之以理的沟通,并没有得到两个女儿的回应,流下心酸的泪水。

  任女士的两个女儿先后被骗加入传销组织,为了救出女儿,她带着一瓶农药只身涉险,进入传销组织卧底,最后通过警方的帮助将两个女儿从传销组织里带走。

  2013年,张先生儿子在突然与家人失去联系。事发后,张先生辞去了工作,骑着摩托车在各地寻找。张先生曾打通儿子的电话,但很快被挂断。他根据各种线索,怀疑孩子已被传销组织控制。

  2014年11月,河北燕郊,在东蔡各庄村找到身陷传销组织的女儿以后,邹先生和女儿相拥而泣。

  2014年10月初,媒体对燕郊东蔡各庄村的传销窝点进行了多次报道,在看到报道后,四川的邹先生找到媒体寻求帮助。按照邹先生女儿提供的传销窝点周围环境的照片,燕郊镇派出所民警与邹先生一起解救了被骗的女儿。

  传销这种手段之所以令人憎恶,一方面在于它身居顶层的始作俑者对“下线”的全方位控制——从身体到思想,香港开奖结果网址论坛!等于剥夺了一个正常人的自由和人格;另一方面在于它还具有细菌一般的传染效应,一个走火入魔的传销者害的不光是自己,还有他的亲人、朋友,导致被传销卷入者的社会关系全面沦陷。无论是对于家庭这种基本社会单位,还是一座城市、一个社会,传销都是危害无穷。

  欺骗、信息封锁、限制自由、灌输谬论,这就是传销组织运作的基本元素。曾经“卧底”传销组织的作家慕容雪村在脱身后感叹:常识的缺乏,是传销组织得以生存、壮大的一个重要原因。被包装成“成功学”、“国家工程”、“顶层意志”之类的荒谬言论,能哄骗不少急于发家致富的人,将他们拖入深渊。

  对传销的打击,全国各地都不遗余力。但是,如同割了又长的野草一般,传销组织打而复生,屡剿不灭,揭示出一些问题——在信息时代、传媒发达的当下,如何高效率地普及常识教育,让人们不再轻易上当?如何种下“勤劳才能致富”的正确思想,让那些不劳而获的贪念退散?这不光是在考验决策者,更是对我们社会中每一个人的考验。

  得知自己是第一批迎接“新高考”挑战的学生时,谢菲心里很不安:“学长学姐们入学时,只需要考虑自己是学文科还是理科,大学要选什么专业,都是高考分数出来后再做决定的。我们刚升入高中,就要面临许多新挑战。”

  我是多家高校、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,关于企业融资、创新创业的问题,问我吧!

  我是多家高校、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,关于企业融资、创新创业的问题,问我吧!

  我是多家高校、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,关于企业融资、创新创业的问题,问我吧!